2014年7月19日 星期六

“我把西班牙语看作是一种家里的语言。……如果我走进教室时听到我的老师们用西班 牙语跟我说话,我肯定会感到高兴,我就不会那么害怕了。……但我就会延误——大大 推迟——必须学习公共社会的语言。……但那时我无法相信英语会是我使用的语言。” ——散文作家理查德∙罗德里格斯(Richard Rodriguez)描述在学习他父母使用的西班牙 语和学习英语之间的矛盾。 引自理查德∙罗德里格斯的《我的自转——记忆的饥荒:教育理查德∙罗德里格斯》 (The Hunger of Memory: The Education of Richard Rodriguez, an Autobiography)。纽约戴尔出版社(The Dial Press),1982 年;第 19 页。 http://photos.state.gov/libraries/amgov/30145/publications-chinese/1010.pdf

2012年8月30日 星期四

台灣語言教育政策規劃﹕從獨尊華語到華語附加

最近beh ti台東演講,對象是國小的教師,題目是: 台灣語言教育政策規劃﹕從獨尊華語到華語附加 這個主題進前是kah Dr. Mandy Scott合寫的,刊ti Scott, Mandy & Tiun Hak-khiam. 2007.“Mandarin-only to Mandarin-plus: Taiwan”. Language Policy. 6(1) : 53-72. 以下是簡報內容: 1. 目的 批判的檢視目前台灣語言政策和實踐的狀況,以福佬語(Holo)和客家語(Hakka)的學校教育為分析焦點。 2. 先前的台灣語言政策回顧 日本時代(1895-1945) 以及之後的國民黨政府KMT (1945-1987)皆採取高壓同化的語言政策,先後成功的推動日語和華語。 日語成為高階的官方語言,1945年之後國民黨時代,華語取代日語成為官方語言。 在政策的安排之下,本土語言淪為低階語言,不登大雅之堂。 日本和中國文化先後由官方積極的推動,台灣文化則受到忽視、醜化。 3. 當前的台灣語言政策﹕“華語附加”及多元文化主義 1987年解嚴之後的語言政策可視為對先前不當語言政策的反彈,嘗試糾正過去的錯誤。目前語言政策主要的面向為﹕ -承認本土語言為合法、有效的溝通和表達工具; -由“語言為問題”轉為“語言為權利”的政策取向 (cf Ruiz 1984). -承認保存和復興本土語言和文化的必要性﹕台灣本土語言有急劇流失,轉向華語的現象。2003年的調查顯示13歲至29歲之間的客家人,只有33.6%能說流利的客家話,十歲以下的客家人則只剩下11.6%能說流利的客家話(GIO 2005)。福佬話流失的情形比較不明顯。 -推動台灣化或本土化以平衡過去過於傾向中國化的語言政策。 -同化政策 邁向多元開放(陳美如 1998)及多元文化政策。 -容忍本土語言成為社會政治和解的方法(Erbaugh 1995)。 -“由下而上”及“由上而下”的政策發展和實施。 4. 學校的本土語言教學 學校再次的被視為推行語言政策的主要方法。自2001年開始,教育部頒布國民中小學九年一貫課程,規定所有的小學都需要進行鄉土語言教育(Zhang 2002:110)。 4 a) 鄉土語言教育政策實施的進展 -2002年舉辦鄉土語言師資認證。 -引進母語師資培訓課程,課程時間很段(36-72小時)。 -教育部鼓勵大學設立台灣語言和文學系所,培育母語教師。 -母語由小學教師或支援教師負責教學,母語師資訓練不足。 -教學方法根據國民中小學九年一貫課程.。 -國小母語教材採用教師自編或校外出版的教科書(Kang 1996:374). 5. 學校母語教育不足之處 5a) 本土語言在華語附加的政策下只有附屬的地位 -和華語相比,本土語言課程相當的少(一星期一節課),僅作為教學科目,而非教學語言。 -和英語相比,本土語言上課時數較少,也比較不受重視。 -本土語言無法像華語和英語一樣成為國中和高中的必修課。 -師資訓練時間不夠,只有36-72小時,國小英語教師則需兩年的培訓時間才能成為合格教師(Scott and Chen 2004)。 -母語教科書和教材常塑造本土文化“落伍”的形象,強化本土語言無法跟得上時代以及不適合嚴肅得話題或用於正式場合的刻板印象。 -客語和福佬語小學母語教科書使用漢字加上兩種注音系統﹕羅馬字和注音符號。由於缺乏書寫標準,同一語詞常會有不同漢字或注音形式。 5b) 單靠學校母語課程的局限 -單靠學校無法復興,也無法保存語言(Fishman 2001). -需要鼓勵學校和社區通力合作促進兒童的母語使用。 6. 一些值得參考的實踐模式 6a). 台灣母語日 高雄地區的幼稚園、小學、中學一周選擇一天作為母語日,學校鼓勵教職員當天盡量使用本土語言和學生交談、上課。這個政策由南社所倡導,最近教育部還將母語日推廣到全國幼稚園、國小和國中。 6b). 強化學校和社區的聯繫 台東的一間客語學校獎勵學童在客語商店使用客語。 使用行銷策略提升語言意識並建構學校、家庭和社區母語友善的環境(Tiun 2005)。 6c) 使用母語作為教學語言 陳美瑩(2005)在台南進行母語華語雙語教學成效良好。 6d) 國外的模式 紐西蘭的語言巢(Te Kohanga Reo)可以作為挽救母語的參考,透過建立母語幼稚園,提供學前的母語浸淫環境。 7. 未來發展的方向 7a) 語言地位規劃 1987年之後本土語言的地位有所提升,現在大多數人都把本土語言視為認同的標記,將之視為政治和解,並強調“語言為權利“的論述。不過,這樣仍不足以保存和復興語言。以下是我們對提升本土語言地位的建議﹕ -推廣本土語言作為教學語言; -請參考5c及 6c。 -將母語融入學校課程; -請參考施炳華(2004) ,張學謙 (2004) -增進本土語言的經濟價值 -如規定將地方語言能力作為政府部門工作的條件。 -提升本土語言教育價值的意識。母語的教育價值鮮為人知,關於雙語教育優點的相關研究需要廣泛的宣傳。 7b) 語文規劃的必要性 -由於台灣社會和政治的影響,導致客家話和福佬話欠缺學術和正式語體的詞彙。 -造成本土語言地位低落,使用受限於非正式、日常的領域,正式的情境則轉用華語。 7c) 福佬話和客家話需要標準化的書寫系統 -需要釐清書面語的地位 -客家話和福佬話發展的書面標準將作為獨立自主的書面語系統或只是學習詞彙的注音工具? -客家話和福佬話要是有標準化的文字,就能和華語並列,成為能在現代社會各方面使用的語言。 -書面語是語言標準化和精致化的基礎,書寫成文之後,就能成為學習的科目,也能成為高等教育傳授現代知識的教學媒介語。 (Chen 1999:205) 7d) 建構多族群、多語言的國家語言政策 -現行的華語附加政策並不是要由本土語言取代華語,也不是要阻礙英語等國際語言的學習。這個政策嘗試復興、保存和發展本土語言,讓本土語言能充分的參與多元文化台灣的建構。 -為了促進本土語言的振興,確保本土語言的永續生存,多語現象應當成為台灣認同的重要標記,多種語言也需要成為社會上和經濟上的資本。 8. 結論 -現行的華語附加政策,作為由上而下的語言政策,嘗試改正過去語言壓制的錯誤。 -雖然,整個政策能促進語言容忍也成功的消除語言歧視,對於挽救本土語言流失而言,幫助不大。 -在學校體系內和學校之外都有許多必需加強的地方。 參考書目 江文瑜。1996。〈由台北縣學生和老師 對母語教學之態度看母語教育之前景〉。施正鋒(編)。《語言政治與政策》。pp. 371-415,台北﹕前衛。 施炳華。2004。〈談台灣閩南語融入領域通整教學〉。《台灣語文研究》, 2﹕61-98。 張建成。2002。《批判的教育社會學研究》。臺北:學富。 張學謙。2004。〈結合社區與學校的母語統整教學〉。《台灣語文研究》。2﹕171-192。 張學謙。2005。《結合社區與學校推展客語計劃》。客委會結案報告。 陳美如,1998,《台灣語言教育政策之回顧與展望》。高雄:復文圖書出版社。 陳美瑩。2005。〈台灣的母語和國語雙語教育:選擇性浸濡雙向交融雙語教學〉。《教師之友》,46(4)﹕82-106 頁。 Chen Ping. (1999). Modern Chinese: history and sociolinguistics. Cambridge UK: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Erbaugh, Mary S. (1995). Southern Chinese dialects: a medium for reconciliation within Greater China. Language in Society 24, 79-94 Fishman, Joshua A. (Ed) (2001). Can Threatened Languages be Saved? Reversing Language Shift, Revisited: A 21st Century Perspective. Clevedon, UK: Multilingual Matters. GIO (Government Information Office) 2005 Taiwan Yearbook http://www.gio.gov.tw/taiwan-website/5-gp/yearbook/ [accessed 7/2/2006] MOE (2000). Guomin Zhongxiaoxue Jiunian Yiguan kecheng Zanxing Gangyao: Yuwen Xuexi Lingyu Taipei. MOE. Ruiz, R. (1984). Orientation in Language Planning. Journal of the National Association for Bilingual Education. 8, 2, 15-34. Scott, Mandy and Pi-fen Liu Chen. (2004) English in Elementary Schools in Taiwan. In Penny Lee and Hazita Azman (Eds), Global English and Primary Schools: Challenges for elementary education (pp. 51-71). Melbourne, CAE Press. UNESCO. (1953). The use of vernacular languages in education. (Monographs on fundamental education, 8.) Paris: UNESCO.

2012年6月16日 星期六

http://www.fremdsprachendidaktik.rwth-aachen.de/Ww/bilingreform_rez_smit.pdf The Bilingual Reform: A Paradigm Shift in Foreign Language Teaching Wolfgang Butzkamm and John A. W. Caldwell. narr studienbücher (2009)

禁止單語教學,實施雙語教學

報載,教育部擬定「幼兒園教保服務實施準則」草案,明令幼兒園禁止全美語或雙語教學。教育部排除學前兒童英語教學的理由,言之成理,任何語言的學習的確是由親到疏,也應該以本國語文為主。可惜的是,這項草案並沒有積極的照顧到族群語言,本國語言到底是單數或是複數,語焉不詳。不過,從大部份幼兒園華語單語使用看來,該排除的不僅是全美語教學,也應該禁止全華語教學,改採母語和華語的雙語教育。 全美語跟全華語都採用單語教學原則,僅用目標語,禁止學生的母語。由於忽略學生的母語教育價值和母語教學權利,常常導致學會第二語言、卻失去母語的削減式雙語現象。有越來越多的語言教育學者注意到,單語教學不足之處,甘明士(Jim Cummins)就批評,單語教學原則不但缺乏實證研究,也不符合人類學習的原理,也不符合現代對雙語、多語人心智運作的理解。 我們不但要禁止單語教學,還要積極的實踐雙語教學。語言教學,應該從原本的單語教學邁向雙語教學策略。長久以來雙語教育的大門,被緊緊關上,學生來到學校門口,就必須把家庭的語言擱置在校門外,該是打開雙語大門,迎接多語言世界的時候。「幼兒園教保服務實施準則」在語言教學和使用的部份,應該修正為禁止任何單語同化教育,實施包括至少兩種的本土語言教育。幼兒園教師應當通過母語認證,同時也要接受雙語教育訓練。 法令的修改、通過或許不容易,不過,教師在課堂的實踐,卻有關鍵性的影響。幼兒園教師不但要抵抗英語霸權,也要深刻的反省華語霸權,對本土語言的傷害,通過意識形態的澄清,採取雙語實踐行動,將單語課堂轉化為雙語課堂。要是缺乏實際的實踐,再多的政策宣言、動人的修辭,都無法抑止母語不斷的流失。

2012年4月24日 星期二

用雙語冊推sak多語言教育的實踐

用雙語冊推sak多語言教育的實踐 張學謙 「你若用in聽有ê語言講話,in會聽入去頭殼內。若用in ê母語講予in聽,遐ê話會透kah心肝內底。」 ---曼德拉 台南市政府真有行動力,除了設立言論自由日,閣提出母語教育加一節的構想,che攏是值得呵咾ê做法。一個偉大的城市通重要的,著是自由的空氣,予各種無仝的思想通好佇遐交流、論辯佮對話,思想的多元化是維持民主進步的基礎。這嘛包括母語使用的自由佮母語教育人權的保障。國際的語言教育文獻攏強調語是資產,嘛是權利。 言論自由這馬已經成做共識,母語是資源,嘛是人權的觀點著較無得著夠額的推sak。增加母語節數,雖然有重要的教育意義,煞有人誤會講是意識型態作祟,講會「增加孩子壓力,並讓台南市教育水準「倒退嚕」,這款講法毋但打壓母語人權,閣否認母語是重要的教育資產,實在講,袂堪得雙語教育理論ê檢驗,嘛違背世界多語言教育的趨勢。 因為母語受踳踏造成的母語傷痕,過去捌hông當做是「身為台灣人的悲哀」。這馬,台灣有簽署「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這個公約變做台灣愛遵守的法律。公約的第27條有保障人民的語言人權,主張「凡有種族、宗教或語言少數團體之國家,屬於此類少數團體之人,與團體中其他分子共同享受其固有文化、信奉躬行其固有宗教或使用其固有語言之權利,不得剝奪之。」照按呢來看,反對母語教育,敢毋是剝削母語教育權,違反這個保障族群語言權利的條文? 當然反對母語教育的人,無一定有心欲剝削母語人權,in有可能是質疑母語的教育價值抑是母語教育的可行性。這2點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教科文組織)佇1951年著提出回應啊,佇1953年出版的報告書《本國語佇教育中的使用》著明確ê指出學校應該用囡仔ê母語作教學語言: 「母語是教育兒童最好ê媒介是公認ê道理。心理上,母語是兒童自然而然就ē-tàng表達kah理解ê有意義ê符號。社會上,母語是兒童認同伊所屬社群成員ê一種方法。教育上,兒童以母語學習比用無熟悉ê語言khah緊。」 教科文組織m̄-nā建議初期ê教育需要使用母語,koh建議母語tī教育體制ê使用應該盡量向後延伸。教科文組織佇2003年提出《多語並存世界的教育》閣再強調母語教育佮雙語教育的必要性。世界有名的語言教育學家Garcia講:「二十一世紀教育囡仔的唯一方式,著是雙語教育。所有個囡仔不管啥物語言背景攏需要發展雙語抑是多語能力,才有法度應付二十一世紀的溝通挑戰。」母語教育成做雙語教育的核心,無教thah會使得! 針對母語優先的雙語教育發展趨勢,語言教育界嘛開始反省單語教學原則。越來越濟的語言教育學者注意著單語教學的欠缺,Cummins就批評講,單語教學原則毋但無實證研究的支持,嘛無合咱人學習的原理,閣較無符合現代對雙語、多語人心智運作的理解。Cummins主張採取雙語教學策略:「對完全倚靠單語教學方法中敨放出來,咱著會得著濟濟的語言教學機會,透過雙語教學策略,承認雙向語言轉移的現實,會當積極的促進學習轉移。」 母語優先的雙語教育閣有濟濟的好處。咱會當對語言多樣性的優點來看,雙語教育的必要性。Joshua A. Fishman(1982)講:「世界需要族群語言多樣性,才會當達到自我救贖、koh-khah有創造力,koh-khah會當確保人類問題的解決,佇物質主義橫行之下,有法度繼續人性化,嘛是為著培養人類koh-khah豐富的美學、智識kah情感的能力,會當講是為著達到人類koh-khah高的境界。」 實施母語雙語教育定定會tú著一寡實際ê限制,親像:1)欠缺教科書kah其他ê教材;2)欠缺一般ê閱讀資料;3)欠缺受過訓練ê老師;4)語詞無夠。教科文組織提出ê解決方式真a-sa-li,就是:「欠啥補啥」ê原則。干焦驚無心去推sak母語教育,若有心啥物問題攏有法度解決。 欠缺教材的問題,真好解決,其中一个辦法著是老師佮學生做伙制作雙語冊。Helot佇「兒童文學佇多語言課堂:促進多語言讀寫學習」這篇文章,講著雙語冊的好處:「雙語囡仔冊,一方面共雙語囡仔包容入來課堂上,支持in个家庭語言,另外一方面,嘛予幹焦講一款語言的學生,會當有機會接受差異的挑戰;同時,遮的雙語冊予老師一個挑戰種族中心主義的機會,克服面對in毋捌的語言的驚惶。」 佇遮,阮簡單報告佇排灣族地區國小制作雙語冊的經驗。阮的研究問題真簡單:「當老師袂曉學生家庭語言的時陣,in敢有法度佇學校推sak囡仔家庭社區的語言文化?」當然,阮認為有法度,阮攏毋捌排灣族語,所以阮揣會曉族語的社區人士來鬥相共,囡仔,老師佮社區人士做伙,制作排灣族佮華語對照的雙語繪本。透過協同教學,結合學校佮社區,阮予社區的語言文化成做學校課程中的「智識基金」,予囡仔感受著學校重視囡仔的族群語言文化。這个計畫顯示,雙語冊會當hoāⁿ過語言差異,成做無仝語言文化的橋樑。 雙語冊的應用有介濟。阮用雙語冊的方法,佇國小進行「在地為本」的讀寫教育。有的佇國小教囡仔,用七字仔寫台東的光景,有的結合藝術佮讀寫,編寫排灣族的小米繪本;閣有的用排灣族故事,編做科學教育的繪本;嘛閣有融入資訊科技,利用線頂資源來翻譯,透過雙語翻譯來學語言異同;閣有運用批判教學法,予學生自編排灣族姓名的雙語冊,用Ada的創意閱讀法,進行瞭解、解說、批判佮社會行動。 國際的語言教育趨勢是以母語做中心,進行多語言的教育。思考的重點是欲按怎予多元背景的學生會當佇學校教育中,感受著族群語言文化受尊重,欲按怎透過語言互助的精神,進行有效率的多語言的學習佮使用。簡單講,著是語言資源佮語言人權觀。其中上主要的原則著是透過母語優先的原則,追求填加式的語言教育,著是母語佮其他語言攏得著生存佮發展,無需要為著學習其他的語言,犧牲母語;反倒轉,愛透過母語的基礎,進行多語言學習。